一定要这样吃吗?

2020-06-14 04:28:42 来源:L生活篇572人评论

又到了尾牙与过年的季节,一个卯起来吃的季节。其实,没吃下去的也跟吃了的一样惊人,甚至更有过之。

最近读到英国作家史都华(TristramStuart)写的《浪费:全球粮食危机解密》跟香港作家陈晓蕾写的《剩食》两本书,对于一个总会把碗盘里扒乾净的人来说,那些根本无缘上到餐桌甚至货架的巨量食物的浪费,真是令人抓狂。

只因长相不符标準,例如红萝蔔不够直,三分之一的蔬菜水果在产地直接废弃;一间超市一天就丢出好几台垃圾子车的各种生鲜或加工食品,都还美味可食,只是过了「最佳赏味」期限;客机如果延迟一两小时起飞,原已加热待用的300份飞机餐一口气倒掉……这些,都是以上二书中描述的黑暗景象。同个地球的另番黑暗景象,是超过10亿人营养不足。

一定要这样吃吗?

生产食物要耗费土地肥力等许多资源,包括使用化石燃料,留下碳足迹,但当市场只考量金钱的成本效益,一切都可牺牲。无端浪费的食物成为垃圾,再一次製造环境负担。

富裕国家的剩菜,确实不太可能再运到非洲饑童手中,但这多少就是大规模食物转移的结果。穷国的土地用来种植销往富国的非基本粮食作物,而不是供应该区域人民所需要的营养,且往往透过破坏环境来达成。当这样生产出来的食物还被不眨眼地糟蹋,其不公义要再乘上几倍吧。

曾见国内知名美食家撰文说,地球人口破70亿,同时全球粮食有一半浪费掉,台湾却还流行吃到饱;他痛批这种吃法既粗鲁又浪费,更缺乏美味与食趣。

我赞同这位美食家对于浪费的关切,但姑不论他在这篇文章之前,才刚展示完在中国的满汉全席体验,很不协调,难道精緻讲究的美食,就比较不浪费吗?

不是的。对食材的挑剔,使得许多食材一开始就被淘汰出局;对鲜度的严苛要求,导致食物提前丢弃成为例行公事;高价位让业者能把更多的浪费算进可控管的成本。只是这些,食客在精巧的摆盘里面看不到。

荤食的浪费特别让人难过。动物被繁殖、圈养、宰杀,或者捕捞,如果人们能珍惜也就罢了,却有大批是直接进入垃圾堆,这一切有任何道理吗?

在这两本书中,台湾对于剩食的处理,例如馊水餵猪等,得到相当正面的评价,但这主要是在食物浪费过程的后端了。就全球来看,前端的浪费才是最严重的,台湾的实况如何,还需要更多我们自己的调查。

从制度上,我们应该有空间去改进食物从产销、食用到剩余处理的整个过程,减少浪费。但我更在想,心态和文化的层面呢?记得我小时候,舆论上还经常有「我们一年吃掉几条高速公路」的警告。在那个时代,吃,被认为是应该要节约的一件事,至少「有识之士」这幺认为。

曾几何时,追逐美食成为真正的全民运动,不只是流行,简直被视为不可少的美德,连知识分子也多以此为尚,少有人愿意扫兴,出来提醒反思。

写这篇文章时,我上Google找资料,才敲进「浪费食」三个字,跳出来的第一组词,竟是「浪费食物地狱」,我也不知为何会这样,但或许还不无层层喻意。

最新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