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登月急先锋:「太空企业」列强奥援NASA?

2020-08-10 03:04:18 来源:L生活篇588人评论

川普上任后矢言重返月球,加上太空经济逐渐蓬勃,美国航太巨头们也纷纷大举投入,像是世界首富贝佐斯所创立的太空企业「蓝色起源」(Blue Origin,简称BO),也开始竞取美国政府合约。2017年BO与NASA签署价值75万美元的技术协议、2018年与美国空军签署价值5亿美元的发射服务合约等,都显示BO的积极。

这些只能说是BO的牛刀小试,太空企业近年兵家必争的重头戏,乃是NASA的月球探索任务——「阿提米丝登月计画」(Artemis)。

美国副总统彭斯所领衔的太空委员会,已经拟定两阶段的登月任务:第一阶段将由NASA独挑大樑,但若成功进展到第二阶段,NASA的太空发射系统(SLS)与猎户号太空梭(Orion)等技术到时仍不足以让美国人登月,则「不排除由民间企业接手」——这便是各航太巨头摩拳擦掌的天赐良机。据悉,今年5月初BO月球登陆器「蓝月」的发表会,便有向NASA自荐推销的意图。

2024登月急先锋:「太空企业」列强奥援NASA? 今年3月,彭斯宣布「五年登月」的目标,将原来预计的2028年提前到2024年,外界普遍认为这是川普打算在二次任期内完成(假若川普真能连任),成就不朽的功绩。示意图。

▌NASA的2024登月计画

今年3月,彭斯在太空委员会上宣布「五年登月」的目标,将原来预计的2028年提前到2024年,外界普遍认为这是川普打算在二次任期内完成(假若川普真能连任),成就不朽的功绩。彭斯并指示NASA:使用任何必要的手段来实现目标,包括对外採购、发包工程,以及必要时取消承包商合约。

彭斯说的最后一项,乃是指去年底NASA通过的「商业月球运载服务」(CLPS)。该计画入选了9家私人企业作为登月伙伴,包括洛克希德马丁及其他8家新创公司。NASA原本希望透过CLPS激励更多私人企业投入探索太空,但现实比人强,已有6间公司宣布今年无法达成年度目标,进度落后让彭斯大为不满。

为此,NASA正着手于加快登月时程,但「美国优先」式的登月计画亦引起合作的各国伙伴不满。原因在于依照最初的安排,登月过程有一个装置称为「门户」(gateway)——也就是中转太空站——作为提供太空人居住与工作、太空梭组装和补给,以及前往更远天体,如火星的準备;如今NASA可能要缩减门户的规模,以达加速登月。

2024登月急先锋:「太空企业」列强奥援NASA? 美国政府与NASA急着想加快登月时程,但恐怕难尽如人意?

2024登月急先锋:「太空企业」列强奥援NASA? 「先返月球、再到火星!」为加速登月,如今NASA可能要缩减门户的规模,也引发合作伙伴不满。

门户虽是NASA主导,但部分却是由其他国家的对应机构投资建造,像是加拿大投入20亿加元(约468亿新台币),用来开发门户机器手臂。若NASA改变计画,加拿大的投资将面临搁置,甚至不排除血本无归,自然对美国此举有所质疑。

但另一面来说,门户计画也被部分航太工程师视为多此一举,认为登月其实可从地球直航,不需特地经由门户。他们主张私人企业的技术——像是SpaceX、BO、波音与洛克希德马丁的「联合发射联盟」(ULA)等——都足以助阵顺利登月。透过与这些巨头合作,不只能加速登月,更可为美国纳税人省下数百亿美元。

要NASA现在完全放弃门户,当然也不太可行,但种种迹象显示,NASA除了与各国对应机构合作,结合私人企业的趋势已越来越明显。

早在川普上任后不久,旋即公布第一份「太空政策指令」(SPD-1),强调和商业与国际伙伴共同领导探勘计画;国会也给予相当程度的支援,如2020年《国防授权法》,要求利用商业太空港发射小型卫星,并制定将商业能力纳入国防部太空作战的战略;甫获通过的《2020年太空财政预算修正案》里,川普政府既删减了门户的经费,又寻求追加16亿美元,其中10亿美元将会用在着陆器系统的研发上。修正案更指出将会向民间採购,这对BO等企业绝对是大利多。

2024登月急先锋:「太空企业」列强奥援NASA? NASA结合私人企业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有论者主张,私人企业的技术——像是SpaceX、BO、波音与洛克希德马丁的「联合发射联盟」(ULA)等——都足以助阵顺利登月。与这些巨头合作,不只能加速登月,更可为美国纳税人省下数百亿美元。图为SpaceX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

▌太空企业的崛起

NASA亦开始以标案形式,向私人企业寻求奥援。今年5月,NASA公布了月球着陆系统的得标者,包括老将的波音、洛克希德马丁,新秀的BO、SpaceX等11间企业。BO获选的项目是下降与转移元件,预计将会以「蓝月」为基础模型,提供给NASA。

获选的企业可得到NASA的奖金,但也必须拨出至少20%的计画预算,作为之后的运作费用。对BO等企业来说,钱不是问题,重要的是和NASA合作,成为行业内的领先者,才能有利于日后的壮大与兼併。嗣后NASA还会有其他的标案释出,亦是兵家必争之地。

美国以及国际间的太空企业百花齐放,各有各的长处,但也呈现各种竞合状态。不久前,NASA选定了美国航太公司「MAXAR」作为「阿提米丝计画」伙伴之一,MAXAR主要负责建造月球门户第一阶段的推进系统,以太阳能转换成电能,供门户使用。BO与德雷珀公司(Draper,入选CLPS的伙伴之一)都参与了研发,显见企业间的合作至为重要。

不过,太空企业必然会符合市场法则,出现强者恆强的状态。像是今年SpaceX刚获得10亿美元的融资,这不只是对其发射能力的肯定,更是因为马斯克新推出的「星链」计画(Starlink),预计发射1万2,000颗卫星,提供便宜的网路连结服务;贝佐斯的亚马逊不惶多让,但只有3,200多颗,其他中小型太空企业亦有类似计画,只是未来若不能在价格上取胜,可能都将被SpaceX击溃。

2024登月急先锋:「太空企业」列强奥援NASA? 今年5月,NASA公布了月球着陆系统的得标者,包括老将的波音、洛克希德马丁,新秀的BO、SpaceX等11间企业。BO预计将会以「蓝月」为基础模型,提供给NASA。图为5月初贝佐斯(Jeff Bezos)主持蓝月的发表会。

▌美国太空竞赛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只求登月,那幺门户或许多余。但在川普政府的SPD-1中,明确立下「先返月球、再到火星」的目标。5月中的「人类登陆火星峰会」(Humans to Mars Summit)上,NASA署长布莱登斯坦(Jim Bridenstine)表示,人类加速返回月球有助于火星任务;然而,科学技术政策研究所(STPI)的报告显示,即使没有预算限制,也无法如NASA的构想,在2033年前完成火星轨道任务,最快可能要到2037年之后。

这主要是由于关键技术尚未成熟,若贸然行事,会有很大风险。布莱登斯坦也承认若要接连登陆月球与火星,需要更多的资源和资金。不管是理论或技术上,川普任内均无法达成火星任务,只是为后继者奠基。

但无论登月或登火,背后代表的意义对美国至关重要,因为这是新世纪的太空竞赛,主要对手则是俄罗斯与中国,美国有不能输的压力。

2024登月急先锋:「太空企业」列强奥援NASA? 面对俄罗斯与中国,美国有不能输的压力。图为中国「嫦娥四号」成功发射照,「嫦娥四号」今年年初成功登陆月球背面。

即便川普政府制定了太空政策,但当面临政党轮替,政策却很有可能就此胎死腹中。正如过去小布希政府曾提出重返月球的「星座计画」(Constellation),却被欧巴马政府取消,将目标转到小行星登陆上,两者所应用的技术并不尽相同,也会影响私人企业的未来发展。

现在川普政府又推翻了小行星计画,转回月球;相对来说,俄国或中国的专制政体较没有类似风险,因为一人的意志被长期执行,也不怕遭到反对党或民意否决,在太空这种需要长期投资的领域来说,政策的稳定性也成为关键。

不过,这次的太空竞赛和50年前不太一样。除了对手更为强大,国际间也出现了众多的新伙伴——像是与加拿大太空局(CSA)、欧洲太空总署(ESA)、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等国家级单位合作,美方联盟与中国的竞争,也从地球延伸至天际。

此外,像是SpaceX、BO等堪比国家水準的私人企业,更已是美国太空竞赛不可或缺的重量级伙伴。但随着时间与技术的递嬗,太空企业恐将在星际建立殖民地,当能够自给自足之时,也会成为类国家的实体,甚至逐渐不受地球规範约束,成为太空的主导者之一。这恐怕也是马斯克、贝佐斯等人留给后世最大的遗产与挑战。

2024登月急先锋:「太空企业」列强奥援NASA? 这次的太空竞赛和50年前不太一样。除了对手更为强大,国际间也出现了众多的新伙伴;堪比国家水準的私人企业,更已是美国太空竞赛不可或缺的重量级伙伴。


为了鼓励作者持续创作更好的内容,会员可以使用「赞助」功能实质回馈给喜爱的作者。可将您认为适合的点数赠送给作者,一旦使用赞助点数即不得撤销,单笔赞助最低点数为{{min}}点,最高点数没有上限。 U利点数 1 点 = NTD 1 元。

最新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