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会被内向性拖垮,还是正走在重建价值之路?

2020-06-24 08:07:20 来源:A宅生活289人评论

2014最后一日,夜越深越见寒冷的气温,挡不住不断涌入盆地参加跨年倒数的人流。人都往东区去了,住家附近街道,不到九点便反常地安静下来,不见人、不见车,店招早早熄灯,路面乾乾净净,多年来第一次让这幺多人心神激荡的那场选举,同样没在街头留下任何痕迹,仅余路灯兀自坚守地惨亮的白光,偶然间不知自何处传来的猫鸣,让天地星辰益发辽阔起来。 

台湾会被内向性拖垮,还是正走在重建价值之路?

天际线忽然有了一明一暗的闪光,那是被屋舍、大楼遮住而看不到的烟火,在烟火下方,人们正带着希望、以及对未来的不安,欢呼迎来新的一年。烟火附近,吴晓波坐在陈昇唱了21年的跨年演唱会,脑子里同样想起了这一年来发生在台湾的事,选举、大大小小的抗议事件、还有去年春天时呼应惊蛰节气的那场学运(转眼间已经是去年的事了啊~)。

吴晓波把他的感受写在『这一代的台北』里,好友在微信上读到,转发给我。他笔下的台北,是台湾的缩影,迟暮的美人,曾有的繁华似锦,过去了,徒留余韵。世界快速往前变动着,台湾却一点也不心急,只知紧抓住手中残留的美好。年轻人为挡住服贸,走上街头、佔据立法院,他们不看台湾各项经济数据节节后退的事实,只想拒绝中国。「台湾年轻人的本土意识越来越强,他们对屏东县议员贿选事件的关心,远大于对岸抓了几只大老虎。」

吴晓波于是下了这个结论:「(台湾)被边缘化是一个事实,继而会发酵为集体情绪,最后固化为一种『自我边缘化』的意识形态。」这不是第一篇类似的文章,相同的结论,龙应台提过,陈文茜写过,何飞鹏讲过,还有很多关心台湾的人都说过。他们列举了许多台湾社会缺乏国际观、只关注自己、不在乎世界变动的言行及事件,以印证台湾越来越内缩、越来越「内向性」。在台湾未来往上或往下仍看不明白、摸着石头过河的当下,读着这些意见,心里难免忐忑。

「台湾社会是个内向社会吗?」美国人大约是全世界最不在乎美国之外事务的人了,很多调查都显示,极高比例美国人不但不了解国际政治、经济、地理,甚至连他自己居住小镇外的事情也不关心。但绝不会有人说美国是个「内向性」的国家。

「关注内在事务」与「内向性」之间,并不如龙应台、吴晓波想的那样直截了当。包括谈及「内向性」时的内涵,细想起来,也不是那幺清晰。如果我们反驳美国不是内向性国家时,心里所想的是美国在全球範围内所进行的捍卫自身生存权利的种种活动,那幺,欠缺资源、在全球性权力结构中处于中下位阶的国家,本质上就不具备外向性的可能性,这样的「内向性」指涉,意义何在?显然的,有意义的「内向性」概念,另有指涉。

黄仁宇对「内向性」的看法,值得参考。「(内向性是指)整个社会发展不是向先进部门看齐,而是向落后部门看齐,以求低水準的平衡,由此导致社会发展全面落后。」黄仁宇是财税史者,他的「内向性」观察也是针对社会财税制度,由此出发,他定义了宋朝经济的进步特质、以及明清帝国经济政策的内缩性格。但这说法其实不必被侷限在财税史内。

就在半年前,数字科技因未向金管会提出申请,率先在旗下8591宝物交易网提供游戏宝物交易金额代收代付服务,遭检方以违法经营起诉。让数字科技被起诉的网路支付,在许多国家皆已行之有年,不是很特别的创新。中国的「支付宝」比数字科技走得更远,透过它交易的金额,每天达100亿人民币,以中国「国进民退」的施政性格,尚且容许支付宝存在。

「社会发展向落后部门看齐,以求低水準的平衡」,指的正是像数字科技这样的例子。类似的案例不胜枚举,尤其在创新、创业的领域,特别容易感受。从这个角度切入,台湾的确是个内向性社会,但原因并非「台湾人只关注内在事务」。

乍看之下,拖住创新的是跟不上时代的法律。但法律或类似的社会治理框架,其本质是为了照顾最大範围而採取最小集合,这是「法律是最低标準」说法的由来,为求稳定性,法律也会刻意地滞后于社会发展。不独台湾,全世界皆然。但其它社会的法律并不妨碍创新,可见得追究法律、修改法律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台湾之所以走上内缩道路、之所以不向先进部门看齐,根源仍在于我们缺乏终极价值。一个欠缺终极价值关怀的社会,其判断事物的标準,很难摆脱生物或物质层次、或是经验能够理解的範围。偏偏创新就是建立在经验範围之外的新事物,这在根本上就相互矛盾。

过去藉由教育、刑罚、文化规範、经济诱导等手段,由上而下灌输的价值体系,在民主化的过程里,随着其倡导者道德破产,随之失去正当性,台湾的价值体系由是出现真空状态。从这个意义上来看被吴晓波或龙应台诟病的「内在事务」,如太阳花学运、华隆关厂事件、反核四、反对不必要的土地徵收、保护乐生疗养院、保护松菸旁的行道树等等,并不能被简单地视为抗拒改变、拒绝睁眼看世界。人民通过面对自己社会、国家的问题,思考国家经济建设与其他价值的优先顺序,同时也思考我们对环境、对弱势者、对历史的态度,这其实是一个漫长且巨大的重建价值的工程。

把「关注内在事务」与「内向性」是两种独立且层次不同的概念,用因果关係串起来,贬低这些调整内在结构的努力,把解药当作毒药,反而会让我们离「外向性」越来越远。「台湾年轻人对屏东县议员贿选事件的关心,远大于对岸抓了几只大老虎」,一点也不如吴晓波所暗示的那幺不堪。

这一代的台湾,是蛰伏的台湾。花火落尽,夜渐渐回归寂静,我怀着对下一代台湾的期待,迈入2015。

最新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