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udianslip的含血喷人

2020-08-14 08:28:32 来源:A宅生活453人评论

Freudianslip的含血喷人李国章倚仗道理

首先,大家在电视机前所看到画面,是原汁原味的新闻片段,而且不是一家,而是可以从几间电视台的录影甚至直播来比较。当日的冲击,是不是文明社会的大学生应有的行径?语言暴力、肢体冲撞,一一尽见人前。作为市民,尤其是纳税人,向他们每人每年资助起码20万港元,你们作何感想?作为同被冠上「香港的大学生」的同学们,你们作何感想?香港大学没有参与这场冲击行动的其他99.5%的同学们,你们又作何感想?他们这群学生或学生会代表,真的可以代表你们吗?当社会舆论指摘这些野蛮行径时,你们可以事不关己、置之度外吗?

当然,不合理的野蛮行为,也有人尽最大努力去把它合理化。找一些大义凛然的理由,那还未尝不可。但理由何在?如果重整上周的冲击事件始末,我们有理由相信,暴力冲击是早已安排好的「节目」。只等待校委会拒绝成立大学管治检讨的专责委员会,就一声令下,挥军进击。但可惜事与愿违,港大校委会来者不拒,决定在教资会公布其大学管治研究报告书之后,即成立检讨专责委员会,检讨港大的管治架构。简而言之,校委会的结论是「决定成立」。但可能学生会代表已经按下计时炸弹的计时器,那就将错就错,来一记假传圣旨,说校委会「否决成立」检讨委员会,那冲击校委会就再一次足本上演。

其实成立任何组织,都有一套既定程序。定章程、找人选,总不可能要成立,就马上这一刻成立。校委会的决定是两个月后成立,无论如何不能解读为「否决成立」。冯敬恩有份参与讨论,也投了赞成票,但却传递「否决成立」的错误信息。李国章教授指斥冯敬恩是「大话精」,已经是最客气的表述。连最基本的诚信都没有,配不配做香港的大学生,配不配做香港大学的学生?走过港大校徽校训——「明德格物」4字之下,有没有一点惭愧之色!

当然,学生尚在求学阶段,对指摘可以装聋扮哑。但对支持他们的老师而言,替他们护短圆谎则是一件苦差事。怎幺说,他们都不能像学生哥般面不红、气不喘地大话照说。要幺避重就轻、转移视线,又或者明知故昧,顾左右而言他,总之出尽浑身解数。但怎幺解,也无法解到大话变真言。当然,连番解释也有功用,就是让人看得更清楚不同人的嘴脸!

要跟不光彩人事切割?

学生背后的老师不好当,被李国章教授扯出来的政治人物也很难为。面纱突然被扯破,顿时手足无措。他们第一个反应是指李国章教授「含血喷人」。好一句「含血喷人」,究竟此话怎讲?如果学生所做的事,是光明正大的好人好事,又或者造福人群的丰功伟绩,被人指出是幕后功臣的人会作何回应?他们大概会讲「愧不敢当」,又或者「不敢掠美」,又或者「微不足道,何足挂齿」。不作谦词,也会说「略尽绵力」。再大方一点,就说「与有荣焉」。怎会说一句——「你含血喷人」。举个例子来说明一下吧,如果冯敬恩同学拿了诺贝尔和平奖,李国章教授说后面的是某党某人发功所致,某党某人会不会说:「你含血喷人」?用得上「含血喷人」,就自然是要跟不光彩、不名誉的人和事切割,划清界线,两不相干。你硬要把两者拉上关係,我才说「你含血喷人」。心理学大师佛洛伊德(SigmundFreud)提出过一个很着名的理论——佛洛伊德的失漏(Freudianslip),就是无意中把心裏的想法说了出来。不用学术语言,用广东俚语——「鬼拍后尾枕」,大概也可以表达同一意义。公民党人可能心急口快,要跟学生的暴力冲击划清界线,所以才在赶忙之中抛下一句:「你含血喷人。」但又不幸有相为证,早前公民党的骨干确有到场声援学生。其中关係,只能说是剪不断、理还乱。

但被人切割者,就不知是何滋味在心头了!

最新图文推荐